十年開房兩次 男人的性也很珍貴

編輯:熱門頭條 發表時間:2020-10-15 08:10:37 熱度:29℃

十年開房兩次 男人的性也很珍貴

讀者來信
叨叔:
你好,我是貴號的一個男讀者,今年33歲了,我今天想跟你說說這10年來跟自己師父的一些事情。
10年前我大學畢業,經過筆試面試,進了一家不錯的公司。統一培訓后,我被分到銷售部,認識了我的師父。
師父很漂亮,也很干練。當時經理要求我們幾個新人必須在三個月內簽下訂單,否則就會影響轉正。
大概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吧,我渾身充滿了干勁,雄心勃勃地想要一展拳腳。
慢慢地我才發現,我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,想讓客戶心甘情愿簽合同并沒有那么容易。
像無頭蒼蠅般跑了兩個月,我一無所獲。后來師父看不下去,指點了我很多,還親自陪我去見意向客戶。
在師父的幫助下,我成功簽下人生的第一個訂單,順利轉正。
那會兒我剛跟大學處了四年的女友分手——她要出國,我們只能痛苦地選擇分開。
在工作上我目標明確,可是在感情上我真的很迷茫。我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另一半在哪里,該找什么樣的,所以經常心事重重。
有一次我對著電腦走神,師父跟我說話我也沒反應。她看出來我是魂不守舍,當天晚上跟我聊了很久QQ,真的像一個姐姐一樣關心我。她循循善誘,不但接下了我倒的苦水,還鼓勵我好好奮斗,會有更好的女孩在未來等我。
那時我才知道,師父也就大我3歲,比我早參加工作5年。我現在的這點事情她過去都經歷過,沒啥大不了。
從那一晚開始,我對師父建立起了親姐姐一般的信任,跟她無話不談,她要求的事情百分百完成。
可能也正因為如此,埋下了未來見不得光的伏筆。
師父那會兒已經有了男朋友,快要結婚了,未來的姐夫是國企老總的孩子,跟師父同歲。
他大學畢業后就回到家鄉考了事業單位,算是一表人才吧。因為他在縣里工作,跟師父也不是天天能見面。
轉正之后,師父經常會讓我陪她去見客戶。那時候的應酬無非就是喝酒,師父無一例外替我擋了,說我要開車,讓大家不要灌我。我當時就老老實實跟在她身邊,并當好司機便可。
就是那個時候,我見到了師父的另外一面。誰會想到在公司里干練精明的白領麗人,喝醉了酒竟然也會有很脆弱的一面呢?
有些客戶不那么老實,經常借著酒勁輕薄師父,師父又不能得罪他們,但更要保護自己,所有的委屈,只能在車里哭一場。
可能當時激發了我的保護欲吧,我竟然發現我慢慢地有點喜歡上了師父,但我不敢說出來,畢竟我也是有節操的。
2011年國慶節,師父結婚了,姐夫也調回了市里。當時我還客串了婚禮的攝像,看到他倆在舞臺上恩愛的樣子,我的心中有一絲淡淡的妒忌。那天晚上,我一個人去小酒館喝了很多酒。
也是那一年圣誕節,師父帶著我參加了一個有外國留學生參加的派對。派對上有個外教喝大了,對師父動手動腳,在即將要強吻師父的那一刻,我一個箭步沖過去把他扯開,然后用了一個擒拿動作(我學過柔道)把他摁住了。
散場后回家的路上,師父開玩笑說:“弟弟身手可以啊,不然以后當我保鏢吧?”
我說:“別了,我怕姐夫不高興。”結果師父一下子就哭了,她一個勁地說自己太矯情,太貪婪,搞得我很懵……
下車后,她突然不哭了,很嚴肅地對我說:“弟弟,今晚真的謝謝你。”
從那以后,師父對我更加關心了,在工作上也幫了我很多忙。除此之外,她還介紹了妹子給我認識——同樣也是大美女。
我打心眼里感激師父,之后工作更加勤奮賣力,就是想報答知遇之恩。但是,畫風突變的事情很快就來了。
2012年初夏,我跟師父一起去香港出差,那一次在香港待了足足一周的時間。我們不但簽下了一個大單,我還第一次游玩了東方之珠。
師父帶著我去了銅鑼灣、油麻地、維港、大嶼山、九龍仔公園、老啟德機場,我玩得很是開心。
我也注意到一個細節,師父這一次沒有跟我保持距離,而是像情侶一樣主動拉著我的手壓大街,有時候還會挽著我的胳膊,搞得我當時很害羞。
去蘭桂坊,路人們都覺得我們倆是情侶,還有店員過來招呼我們點情侶專屬雞尾酒。師父當時很爽快地點了,然后招呼我一起喝。
那晚我們喝得有點多,回到賓館后,她到我房間又跟我聊了很久,我這才知道,原來姐夫有點渣。
姐夫在縣里的時候已經搞小三了,還不止一個,師父為了維持體面,一直忍著。
結果姐夫不但不收斂,而且還發展到夜不歸宿了,師父又沒辦法反抗——師父家條件不好,父母都是下崗工人,師父的媽媽有肝病,還是姐夫家在出錢醫治。所以師父所有的苦只能往心里咽……
說著說著,師父又哭了。我輕拍她肩膀安慰,她一下子撲到我的懷里,當時我一下子沒控制住,結果就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……
回去的路上,師父說:“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,咱們還是最好的姐弟。”我點點頭,從此守口如瓶,也刻意跟師父保持了距離。
不久,我和師父介紹給我的女孩交往起來。我當時是沖著結婚去的,可沒想到,她卻把我綠了,背著我勾搭上一個有錢的老板。
我特別痛苦,師父聽說了以后,就約我去了陽江海陵島。師父告訴我,姐夫的小三給她打電話,讓她讓位。
可能出于報復心理吧,師父那天很主動,我們從白天到晚上一直沒出房門。
那天她問我:“過去我要是選擇你,現在的生活會怎樣呢?”我說:“我還真沒想過,可能我現在會更幸福吧。”
師父沉默了一會兒,說:“這是我們最后一次。”
一晃6年過去了,我當上了部門經理,師父做到了總監的位置,我們依然是姐弟。我已經結婚并有了孩子,師父沒離婚,有了兩個孩子。
公司里一直有關于師父私生活不檢點的流言蜚語,姐夫似乎也沒有收斂,倆人發展成各玩各的夫妻。我們再也沒有在下班之后見面,平淡地過著各自的生活。
但只有晚上等妻子兒子都睡著后,在陽臺點起一支煙,這時候我才敢想,我的內心深處,其實一直有師父的位置。
如果師父愿意接受,我甚至可以拋妻棄子去娶她。但是這種瘋狂的念頭也只敢自己一個人偷偷地想,絕不敢讓家人知道蛛絲馬跡。有時候妻子問我為啥莫名哀傷,我只能說,沒啥,沙子進了眼睛。
叨叔,我是不是挺幼稚的?我自己都這么覺得。

小李

十年開房兩次 男人的性也很珍貴


叨叔回信——
小李:你好,感謝信任。
一路走來,你師父關心你,幫助你,對你有知遇之恩。她長得漂亮,在工作中跟你可以順暢交流,能夠理解你,開導你,算是紅顏知己了。
成年人即便夫妻,很多都生活在矛盾中,天天為雞毛蒜皮吵得沒完沒了,能有一個交心的人,真的不容易。所以,你對你師父有不一樣的情愫是非常正常的。
你師父的婚姻不幸福,在適當的時機發生該發生的,從生理和精神上給了你憐香惜玉的滿足感。
你覺得自己沒能把師父從水深火熱中拯救出來,辜負了她,這是你的遺憾。所以你的內心始終為她留著位置,甚至覺得如果有機會,你可以拋下所有去彌補。
另一方面,在一個人涉世未深,稚嫩的年紀里產生的情愫是最刻骨銘心的。在社會上摸爬滾打,看盡人生百態之后,會發現只有最初的風景是最美的。
曾經滄海難為水,除卻巫山不是云。
但是,我現在要說最重要的了。
你之所以忘不掉你師父,并不是她有多好。
而是你們一共只發生了2次性關系,平時也接觸比較少。你永遠是遠遠的看著她,就像遠遠觀望一朵花,那是最美的。一旦摘回家,再美好的花,也會變味道。
人性就是這么奇妙,得不到和失去的,永遠是最香的。你師父,就是你失去的那個女人。
你在心中,對她進行反復美化,打磨成了你心頭的女神。
她真的有那么完美?未必。公司里那些流言蜚語不會是空穴來風,她能年紀輕輕就坐上總監的位置,肯定是有手段的。
你和她發生了兩次性關系,師父或許早已忘掉,你卻念念不忘。所以說,不是所有男人都是走腎不走心的。
其實,關于對待性關系的態度問題,我不太愿意和性別掛鉤,更愿意把它和段位掛鉤。經歷豐富的高段位,一般都不會太看重一兩次性關系,除非體驗感特別強烈。而對于情感匱乏的低段位,發生了一次性關系,恨不得就想和對方一輩子。
而且有趣的是,男人越是遇到師父這種灑脫獨立、誰也不在意的女人,越是渴望抓住。相反,女人越是哭啼啼死纏不放的,男人越是嚇得想逃。
小李,你不用想著如何去拯救你師父。照我看來,你師父活得挺幸福的,年輕、事業有成、有兩個孩子、還不缺男人,簡直就是人生贏家一枚。
你這樣的低段位,就不要惦記著去救贖師父這種高段位女人。好好和老婆孩子過日子,才是你的正經事。
祝好。

熱門搜索: 情感述說
香港三级台湾三级在线播放